• <th id="pjgo9"></th>
      <dd id="pjgo9"><pre id="pjgo9"></pre></dd><button id="pjgo9"><acronym id="pjgo9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pjgo9"><mark id="pjgo9"></mark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pjgo9"><track id="pjgo9"></track></dd>

      李佳琦薇婭的“余熱”快被耗盡,炒MCN概念已經不靈了

      2021-02-04 18:38:24 王雪寧 王雪寧 分享

        作者 | 王雪寧全世界都在追求爆款,股市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12月7日,元隆雅圖發布公告稱,擬2.7億元收購有花果傳媒60%股權,有花果傳媒的創始人為張馨心,她更為人知的身份是網紅“原來是西門大嫂”,2012年,其因一組生活照在豆瓣走紅,隨后開啟了自己的網紅生涯,并于2016年成立了MCN公司有花果傳媒。

        根據測算,作為有花果的最大股東(持股45.8%),張馨心或將從本次股權轉讓中獲得1.24億元的現金入賬。而對于有花果的價值,元隆雅圖給出了52倍溢價。

        元隆雅圖只是A股市場希冀搭上網紅風口的眾多公司中的一家。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,A股市場出現了許多MCN概念股。原本在股市沒有太多關注度的它們,因為搭上網紅和電商的“順風車”股價暴漲。一級市場圍繞MCN的資本動作也從未停歇,例如近期快手投資小象互娛,大禹網絡成功融資。

        資本的熱情似乎足以證明MCN是一門好生意,但硬幣的另一面是,曾經蹭MCN概念炒作股價的公司早已跌落云端,不久前,頭頂“網紅第一股”的如涵宣布退市,市場盛滿張大奕征服不了華爾街的質疑。

        追捧與落魄之間,MCN究竟發展如何?

        出來混的,最終要還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,MCN曾成為股市的“點金圣手”。

        2019年下半年,在李子柒、李佳琦、薇婭的帶貨奇跡和超高利潤之下,網紅經濟再度“起飛”。此時,經營欠佳的鞋業公司星期六在投資了一家據說與李子柒相關的MCN遙望網絡后,于2019年年底近10個交易日內錄得8個漲停,區間漲幅超過130%。在其示范效應下,網紅帶貨概念被全面激活,成為了A股市場最強風口。

        資本的嗅覺始終是敏銳的,幾年前跟風搭車文娛概念推高股價的故事再度上演。

        進入2020年,最早與電商MCN發生關聯的上市公司是新文化,今年1月15日,新文化公告稱,擬與美腕(上海)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達成戰略合作。公告發布后,蹭上李佳琦熱度的新文化連獲5個漲停板,股價由5.26元沖至8.58元的高點。而與淘寶第一女主播薇婭所在的謙尋文化“牽手”的夢潔股份,也借著其熱度漲了一波股價,連收7個漲停板。

        2月,一家主營業務與網紅毫無關聯的上市公司三五互聯發布公告,宣布欲收購擁有700多個網紅IP和5億粉絲的MCN上海婉銳。計劃披露后,三五互聯連續8天漲停,2月11日披露預案后2月12日再度漲停。

        想要搭上“網紅”這趟快車的,不僅僅是星期六、三五互聯、元隆雅圖,營銷、影視傳媒、電商甚至日化等領域的多家公司,紛紛以投資參股、合作等方式開始布局網紅業務,包括做軟件服務的中昌數據、久其軟件;紡織服裝行業的萬里馬、天創時尚、栢堡龍;家電行業的小熊電器;以及商業百貨領域的海寧皮城等等。

        雖然蹭熱點一時爽,但風險依然存在:以投機為目的而并購和投資MCN的上市公司,為自己埋下的是大額商譽減值的隱患。畢竟,出來混,遲早都是要還的。從結果來看,風口帶來的資本紅利確實沒有維持太久。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靠MCN概念股價躥升的星期六,如今市值已被腰斬,深交所多次下發關注函,旗下遙望網絡上半年盈利也僅達到全年業績承諾的14.81%。

        遙望網絡合作明星&紅人

        在今年5月因蹭上薇婭概念股價暴漲后,夢潔股份董事張愛純之子周瑜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7.69萬股。5月15日至21日,夢潔股份副總經理成艷及其配偶張戩累計減持了14.04萬股。然而夢潔此后不如人意的業績刺破了MCN概念帶來的泡沫,股價很快經歷連續下挫,如今已經由5月21日最高點9.80元下跌至不足5元(截至12月8日收盤)。

        7月28日,三五互聯確認,公司跨界收購網紅公司上海婉銳的計劃告吹。兩天后,上海婉銳創始人姜韜(夫子姜)公開發文,控訴與三五互聯在收購過程中的種種不愉快,直指上海婉銳被三五互聯“割韭菜”,這是“三五互聯鋌而走險炒高股價,幫助大股東解套”而發起的收購事件。被稱為“MCN第一并購案”的收購最終一地雞毛。

        更讓MCN行業坐立難安的,是“網紅第一股”如涵控股的最新動態:其于今年11月發出了退市私有化的公告,旗下頭部網紅張大奕的網紅生命周期似乎也逐漸行至尾聲,如涵的境遇顯示出,中國的MCN機構在到達頂端之后,又開始出現走下坡路的趨勢。

        從寵兒到棄子,MCN只花了半年時間。

        究其原因,雖然網紅經濟概念在市場上一度爆火,但炒作并沒有實質的業績支撐, 熱度消褪后,股價也就隨之回到原點。過程中,許多公司也秉著“賺一把就走”的想法,企業本身很難說具備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,這從三五互聯與上海婉銳此后爆發的沖突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而對MCN行業而言,更值得探究的問題是,在直播帶貨為MCN注入強心劑后,MCN是否真正迎來了柳暗花明?

        大起大落MCN

        過去幾年,MCN在資本市場大起大落。

        MCN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物。早在2009年,MCN(全稱Multi-Channel Network)就已經從國外的Youtube上衍生而出。它指的是將一定數量的網絡紅人聚集起來,通過規范化、持續性輸出內容進而實現商業變現的一種行業模式。簡單來說,MCN就是內容創作者和內容平臺之間的橋梁。

      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      編輯:星天
      吐鲁番话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