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pjgo9"></th>
      <dd id="pjgo9"><pre id="pjgo9"></pre></dd><button id="pjgo9"><acronym id="pjgo9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pjgo9"><mark id="pjgo9"></mark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pjgo9"><track id="pjgo9"></track></dd>

      低谷中的蘑菇街,押寶直播業務

      2021-02-04 09:16:48 劉曠 劉曠 分享

        蘑菇街直播業務稍有起色,但發展前景一眼就能望到頭。

        近日,蘑菇街公布“雙十二”戰報數據顯示,今年“雙十二”蘑菇街平臺直播GMV同比增長167.87%。而這得益于蘑菇街主播的的亮眼戰績,“雙十二”期間,蘑菇街2位頭部主播小甜心、葉子單場成交金額破億;12位中腰部主播成交金額破千萬,其中11位主播是首次破千萬。

        頭部主播人數攀升、中腰部主播成交額破千萬、直播GMV同比增速超百,可以說這是蘑菇街轉型直播電商平臺,極力推出“美力計劃-鯉躍行動”培養超級主播后,取得的最佳階段性勝利。

        從618、雙11、雙12等重大電商節點的直播戰報來看,蘑菇街孤注一擲押寶直播電商的跡象十分明顯,而頻繁只秀直播戰績,也透露出直播電商是蘑菇街唯一救命稻草的信息。

        直播成唯一救命稻草

        直播帶貨之火燎原已久,追光者源源不斷,蘑菇街便是其一。

        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,2019年,我國直播電商行業的市場規模已達4437.5億元;2020年上半年,直播電商交易規模達4561.2億元,已超2019年的全年規模,預計2020年全年,直播電商的市場規模將達9712億元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直播網購用戶規模不斷上漲。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(CNNIC)發布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顯示,截至2020年3月,電商直播用戶規模達2.65億,占網購用戶的37.2%。

        也正是在直播電商如火如荼發展的2019年,常年追風口的蘑菇街鎖定了轉型直播電商的發展戰略。而在蘑菇街的全身心投入下,直播業務也取得了一些進展。

        財報顯示,蘑菇街第二季度總GMV達31.12億元,直播業務GMV同比增長42.2%至23.16億元,直播的購買用戶同比增長20.7%。這也是蘑菇街直播GMV連續第19個季度保持快速增長。

        需要注意的是,2021財年第二季度蘑菇街直播GMV在總GMV中的占比已達74.42%。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十二個月內,蘑菇街達成GMV149.51億。這也意味著直播業務成為蘑菇街主要營收來源,而雖說蘑菇街2016年就開始注意直播電商,但全面正視這一業務還未滿一年,其抗風險能力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對此,蘑菇街CEO陳琪樂觀表示,“直播業務已經實質性成為蘑菇街業績增長的核心驅動力。蘑菇街作為直播電商的發明者,在四年多的直播業務建設中,在人、貨、場各維度建立了自己較深的護城河,在直播行業的快速發展中正在取得更多的發展機會。”

        不過,即便直播電商業務有了小進展,仍掩蓋不住蘑菇街多次轉型導致的用戶流失、成本高企、營收下滑、市值下降、高管遠走的頹勢。

        直播照樣擋不住頹勢

        不看好蘑菇街發展已成為資本共識,這一點從蘑菇街市值變化便可知。蘑菇街上市至今,整體股價只跌不漲,市值掉去9成僅剩2.49億美元。并且多次游走于“一元仙股”范圍內,離退市僅咫尺之遙。

        而市值變化往往體現資本態度,蘑菇街市值一路下滑,根本原因在于蘑菇街商業價值、成長價值被質疑。

        在營收方面,蘑菇街營收不斷下降。蘑菇街2021財年第二季度財報(2020年7月1日-2020年9月30日)財務報告顯示,本季度內蘑菇街總營收為人民幣1.125億元,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1.979億相比下滑43.1%,調整后的凈虧損為1132萬元。

        而前幾年,蘑菇街也一直處于虧損中。財報數據顯示,蘑菇街2017年凈虧損達到了9.391億元;2018年虧損收窄至5.581億元;2019年經調整后凈虧損為4.86億元。

        蘑菇街收支平衡點遲遲不來盈利無望,資本對其發展信心、耐心磨盡。更重要的是,活躍用戶數是衡量電商平臺發展潛力的重要標準,但蘑菇街用戶流失嚴重成長路徑不明,加速了資本的逃離。

        蘑菇街財報顯示,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過去12個月中,蘑菇街的活躍買家數量為2880萬人,較上年同期下滑12.3%。一年后,據易觀千帆數據統計,截至2020年10月,蘑菇街活躍人數不到1000萬,環比下降1.8%。

        由于多次轉型追風口,撿芝麻丟西瓜,蘑菇街面臨用戶流失且流量獲取難的瓶頸。

        一方面,在高手林立的電商市場,天貓、京東、拼多多等綜合電商,唯品會、小紅書等“她方向”電商云集,營銷支出比不過、商品品類比不了、名氣比不上,而且定位不夠垂直明確,蘑菇街已沒有收割流量的優勢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蘑菇街發展前期靠內容吸引用戶給淘寶導流獲益;發展中期因“她經濟”助推下與美麗說結合,引來資本關注盤上巔峰;而現在,蘑菇街自身內容不行、渠道不多,老用戶投身新平臺,新用戶不識蘑菇街,流量自然上不去。

        再有,裁員、高管離職、股價大跌等關于蘑菇街的負面新聞比正面新聞多得多,導致其早期樹立的形象和影響力毀之一旦。

        總而言之,春去秋來,消費者需求、電商市場競爭變化太快,蘑菇街明顯趕不上大眾的步伐。

        業務驅動力不足

        此刻,正是“她經濟”蓬勃發展之時,曾經的女性時尚電商蘑菇街卻有心無力錯過了這好時機。

      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      編輯:星天
      吐鲁番话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