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pjgo9"></th>
      <dd id="pjgo9"><pre id="pjgo9"></pre></dd><button id="pjgo9"><acronym id="pjgo9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pjgo9"><mark id="pjgo9"></mark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pjgo9"><track id="pjgo9"></track></dd>

      辭職開書店的年輕人都怎么樣了?

      2021-02-03 22:43:12 砍柴網 所長 分享

      來源:DT人類研究所(ID:dt-hub) 作者:所長

      豆瓣上有一個“我想開書店”的小組,3萬多人,持續在更新,分享開書店的構想、尋求開店建議、找書店合伙人。偶爾有人曬出成功開店的帖子,總會收獲更多的贊賞。

      開書店仍然是當代年輕人最想干的理想職業之一。在DT財經的《2020年輕人理想工作報告》中,最多人認為理想工作是“自己開店”。今年《小店經濟活力報告》里也顯示,18~50歲的人群71%未來有開店的打算,其中書店排在第二位。

      但殘酷的現實是,從2004年到2014年,全國有近五成實體書店倒閉;2019年實體書店銷售額下滑7.68%,網絡銷售增長24.7%。

      今年圣誕前后,“生活方式書店標桿”的蔦屋書店,和號稱“循環店”開始賣二手衣服的多抓魚店相繼在上海開業。實體書店不被看好已經很多年,大多都打造成“生活方式”和“復合文化空間”,比起賣書,更多的在賣咖啡文創賣符號。開傳統書店,總會被人們帶著“情懷”和“堅守”的眼光去審視。當一個商業化行為已經被默認為是市場失敗者的時候,為什么還有人往“坑”里跳?

      幾個辭職開書店的年輕人,有人不斷嘗試,探索實體店的新路;有人固守“普通”,經營復古,堅持以書吸引人。

      我們從他們身上,看到了一家小店的多重角色:用最古老的算法尋找趣味相投者的公社,療愈傷痛的避難所,拒絕完全妥協的自留地,以及實現商業價值的新途徑。

      留燈書店#投資30萬+ #虧損 #廣州

      專專是個倒霉蛋,2019年平安夜的晚上,留燈書店在廣州越秀一個民國建筑里開業,沒幾天疫情到了。3月開店,又趕上街道整改修路,地面瓷磚要掀開重新做,嚴重影響著客流。

      幾天后廣州另外一家獨立書店1200bookshop讀書會的負責人來探店,長吁短嘆了一番,臨走時她買了三本書,是書店當日唯一的收入。

      臨街的一家火鍋店又關了,剛開業的時候專專還去吃過一次,當時就在猜測它可以撐多久,畢竟這個位置今年已經換了3家店了,開一家小店也是很不容易的。專專想可能也有人這樣猜測留燈,一家書店開業,未來歇業似乎就是一個確定的事情,只是日期是哪一天而已。

      說實話開書店之前,專專不算窮。2013年大學畢業,在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干了五年,努力一下應該可以做個中產。但是開了書店之后,用自己的積蓄一下子拿出30萬,確實捉襟見肘。租金永遠是不變的大頭,占了毛利的8成,成本的5成;選書的水平決定書店庫存壓力,這要求不斷更新最前排的推薦書目。

      專?,F在點個30元的外賣都會考慮半天,開書店這段時間體重從未上過90斤。

      “沒什么怒發沖冠的辭職出走,就想換個環境。”專專離開北京,選擇了南邊的廣州,有親和力,接地氣。她希望自己的書店也這樣,“不是那種文學殿堂,高高在上產生肅穆感的獨立書店,而是普通的角落。當然也不應該低到塵埃里,靠直播吆喝和流量販賣商品。”

      開店的過程遠沒那么美好,為了省錢,專專找了朋友介紹的野雞裝修隊,因為效果和進度天天吵架。完成了硬裝和木工后,她一個人去木材市場買木材,五金店買免釘膠,買充電鉆的十字頭,每個老板都說:“我們這兒很少女的進來。”

      店里每個螺絲,每一個6米長的書架都是專專一個個買來組裝,刷油漆到指關節發炎。整個半年泡在一種市井的生活里,和各色人打交道,因為不體面的小事時不時地憤怒。

      起初的運營計劃很美好,一開始就想做一家24小時書店,甚至是可以住的書店,但是人力和運營成本高得驚人。專專換了個思路,在書架背后的空間裝了幾個上下鋪,做成了“書床”,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里,讀者可以躺著,趴著看書。她對讀者有著自己的看法。

      獨特的設計更容易招來網紅的打卡,專專特意在門口的小黑板上留言:閱讀比拍照更重要。

      有人說拍照的人不是在給書店做宣傳嗎?專專說,那些喜歡拍照的人往往不怎么翻書,一個書店擠滿了不看書的人,那真正的讀者怎么辦呢?

      去年圣誕節,留燈開業的第二天,店里只賣出了一本書 ,虧。專專為了吸引人流做了二手書5折的活動,沒注意幾本老版本的書和英文原版書都扔在了二手書架上。

      一個男生拿了本《北京法源寺》問,

      “這個是5折嗎?”

      專專心里咯噔一下,舍不得賣,嘴上還是說,是。

      折后9元,然而男生沒買。“這本書網上二手書價都超過原價了,9塊居然不買!”那天沒有人買二手書。

      專專有點生氣,當然賣了她會更生氣,有那么一瞬間,她感到很失望。專專突然感覺《書店日記》里肖恩白塞爾那句話是對的:真正愛書的人很少,但自稱愛書的人很多。

      和大部分喜歡社交和聊天的獨立書店店主不一樣,專專不太主動和讀者交流,更喜歡站在后面,甚至有時來兼職的店員在的時候,日營收還會高過自己??赡苁且驗樵诤限r村長大,農村是沒有秘密的,東家長李家短,全是閑談八卦,專專從小就討厭生活在別人的目光下。

      她在作為書店所有者的私心和純粹讓書店展現價值的兩邊平衡,一方面她“玻璃心”,卸載了美團大眾點評,屏蔽了網絡的反饋,另一方面又像個局外人觀察發生在書店里的一切。逐漸的她發現,留燈收到了很多善意,這種善意讓她受寵若驚。

      2月份開始,一位廣東中山的讀者開始在留燈云買書,專專拍照給她,對方線上下單。陸陸續續買了兩千多的書,這樣比在網上買書費勁多了,也沒有獲得實體書店空間上的體驗,專專甚至懷疑她是不是需要那些書。

      還有個小女孩,看專專一個人辛苦,就經常來店里義務幫忙,搞陳列,招呼讀者,想idea怎么贏利,托著下巴從顧客角度提建議,鞭策她“好好開書店”。

      前幾天店里收到一盞書燈,匿名,想必是讀者送的,專專把它擺在了店里。

      ↑ 陌生人送的書燈

      作為一個之前一直和錢打交道的人,專專最早的堅持是書店一定是個商業體。書店不死,不死的原因不應該是書店老板的拼死堅持,而是有人群需要它,并且愿意為他的存在付費。

      圖書價格劣勢讓書店沒有辦法靠賣書生存已經是不爭的事實,區別于公益性質的圖書館,那些不愿意為空間付費的讀者似乎并不應該成為獨立書店的客人。

      但是越來越多的善意讓她覺得開書店,是值得的。

      2019年的最后一天,留燈賣出了開業以來最多的書,15本,離預期的回本還遠。專專覺得成為店主最大的任性就在于能夠賣自己喜歡的書,于是《被淹沒和被拯救的》成了店里進貨最多的書。

      專專做了新書福袋,上面的推薦語寫著:反思,是拷問人類良知的鍥而不舍。

      樂讀書社#前期投資50萬 #微贏利 #長春

      呂東開書店算是預謀已久,方式也最為特別,眾籌。

      09年吉林大學畢業后到廣告行業一直做到中層,呂東在辭職的前兩年就開始游歷全國各地的獨立書店,25個城市,走訪了80多家書店,比較了城市間的差異后認為,長春獨立書店的市場雖然不大,但依然存在,并且可以培育。

      “這就和每個城市的Livehouse一樣,市場就那么大,花錢的就那么多。”

      每到一個新城市,呂東都會把有特色的獨立書店發到朋友圈,也吸引了一批關注開書店的朋友。

      職業的敏感度讓他覺得,眾籌能夠最大程度上減少經營風險和壓力,于是在朋友圈發了樂讀書社的第一篇眾籌邀請的推文。

      當時一百多人報名,呂東篩選出60名對于獨立書店理解一致的朋友,成為原始股東,籌得60萬。之后的調研并不樂觀,資金最多能撐3年。

      2015年,第一家店,吉大南門店就這么開起來了,投資不到五十萬,眾籌剩下資金留作運營費用。雖然靠近學校,但看不到太多教輔材料,這里是馬爾克斯、黑格爾們的圣殿。

      呂東比較精準的計算預估了前期的投入,而且并不排斥許多獨立書店店主常常為此妥協的“復合式書店”。目前的五個店飲品、文創的收入占比最大的甚至達到80%,差距最小的也有50%,幾家定位不同的店整體處于盈利狀態。他認為在實體空間里,只賣書想賺錢根本不可能。

      他開始看重實體書店的空間價值,策展成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幾年前呂東在商場店嘗試做過一個女性月,把三八婦女節擴展為月活動。構建好主題,找了30位女作家,中國,歐美,亞洲,選取關鍵詞,做了小的設計和展板,有很多個旗子,正反兩面的信息。同時做了女性作家的書展,女權主義的分享交流,線下分享會,持續了一個月。

      “那個活動現在來看你很難說很好,很創新,但是我覺得在幾年前女權主義沒有這么火的時候,還是有特色、有自己想法的”。

      既然想要做線下空間,那么書到底還是不是必需品?是不是有替代品同樣能達到消費者的心理需求和精神需求?

      呂東認為書是必要的,“但是人們是不是需要那么大量的書?”“書存在的形式和狀態可不可以改變?”

      在吉大南門書店的時候,呂東曾經想象書店不賣書了,書架上賣書單。他設想找吉林大學的院長,副院長,學科領頭人,青年學者,不同專業推薦不同領域的書,打造“商學院是為青年導師力薦商科必讀書目”。

      “可能就是一頁紙,一個小盲盒,是不是可以賣這個?比單純賣幾本書的價值要大?”

      他覺得未來書店不一定是實體書,還可以展示它的內容。

      “《山海經》,很好玩這個書,以往就是純文字的書,這兩年插畫配圖的更多了,我想是不是可以在書店搞一個山海經里各種各樣神奇動物的展覽。相當于把一本書拆開,放大成一頁一頁,懸掛,貼在書架上,或者做成小卡片,明信片,書的形式變了,內容被我們拆開和分解,但是能跟消費者更無距離的接觸了。”

      隨著專業水平的提高,也有企業找上門來,委托呂東運營一家四平擁有幾十萬藏書的圖書館。獨立書店的價值又在對業態空間的專業服務中體現。

      經常會有朋友咨詢呂東開書店的事,他都鼓勵對方去開,先把風險講給別人聽,也勸對方不要局限于狹義的書店領域。“你的堅持有可能獲得一種自我感動的東西,但是變通一下,或許會更好。”

      有時候,呂東覺得行業往往把“獨立書店”過于局限,如果活不下去了,哪里還有獨立書店呢?他慢慢把剛開店時候的感性藏起來,理性的從商業化去看待這門生意,除了想要開自己喜歡的書店之外,他還想開的好,能讓五六十人的團隊有飯吃。

      牡蠣書店#投資20萬 #虧損 #杭州

      90后吳怡沁承認開書店屬于“沖動型消費”。

      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      編輯:星天
      吐鲁番话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