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pjgo9"></th>
      <dd id="pjgo9"><pre id="pjgo9"></pre></dd><button id="pjgo9"><acronym id="pjgo9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pjgo9"><mark id="pjgo9"></mark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pjgo9"><track id="pjgo9"></track></dd>

      知乎:當這“理想國”拆了“壁壘”之后

      2021-01-31 11:24:00 中文科技資訊 分享

        終于知乎也將要上市了。

        前不久有消息曝出,稱知乎正在撰寫IPO報告和上市申請書,目前已確定三家承銷投行為高盛、摩根士丹利和瑞信,上市地點可能在港股或美股,尚待確認。

        十年前,一陣大風刮過,一批互聯網企業林立而起,大都成為了當今的獨角獸企業,知乎就是其中之一。在這十年間,小米、美團、愛奇藝等都進入了資本市場,如今已經融資8輪的知乎,其實都在情理之中。

        但是一直被資本市場看好所追投的知乎,這么多年,遲遲沒有上市,到底在猶豫些什么呢?

        一、十年之初程:綠發朱顏兩少年,出倫清譽每相先

        知乎的故事要從十年前說起。

        最初的它來源于開始第二次創業的周源一個"如何更大規模的產生高質量信息"的思考,然后在周源接觸到Quora(國外問答SNS網站)之后產生了雛形,最終誕生在"打造高端的、專業垂直問答社區"的目標里。

        知乎的名字來源于論語中孔子對子由的教誨:"由,誨女知之乎!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不知,是知也。"它代表知乎創始團隊的態度和對知乎平臺的定位,讓用戶在知識的創作與分享中發現更大的世界。

        2010年12月知乎開始內測,40多天以后正式上線。此時的知乎和那位三十而立從頭開始的創始人周源一樣,像是一位極其執拗的少年,唇紅齒白,一身書生卷氣,謙遜溫和,卻為了打造屬于自己的"理想國"所偏執著。

        在一個追求流量和規模的時代,不以流量與規模為目的的互聯網產品,的確很難讓人看到他的前路在哪里。

        就像當年有一位投資人找到周源時,問他知乎當年會有多少用戶,周源告訴對方大概2萬,然后投資人借故走了。但當面對著這般艱難的融資之路和資本家的誘惑、周源并沒有為規模和流量妥協,反而變得更加偏執,在投資人的選擇上,并沒有比誰出的錢多,而是看他能不能懂得知乎。

        但是也正因為這種偏執造就了知乎的成功。

        畢竟作為以提問和問答為基礎的知乎,平臺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擁有大量優質的回答。所以早期知乎在產品運營方面采用的是"邀請碼+實名制"的注冊方式,邀請碼一般只發給那些在某些領域具備專業素養的人,例如:李開復、王小川等。

        這就意味著早期的知乎擁有著一批在各自領域足夠專業的人士,而這些精尖人士又會向同一圈層的專家發送邀請碼,這種用戶增長的克制方式也塑造知乎用戶優質的形象,成為知乎核心競爭力所在。

        據有關資料顯示,截至2013年3月,知乎用戶中本科及以上學歷者占87%,職業人群占75%以上,收入4000元以上的用戶占60%,目標用戶城市畫像主要集中在為一、二線城市。

        在本科人數逐年提升的今下,在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(CNNIC)發布了第46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中顯示,截止2020年6月中國網民學歷結構方面,達到本科及以上的僅為8.8%。

        由此結合當時知乎的用戶基數和中國網民學歷結構推斷,那時候的知乎真的凝聚了不少的高精尖人群,也正是這樣一群人,合力打造出了一個"理想國"的知乎。

        作為以"問題+回答"為基礎的平臺,與百度知道的"大雜燴快餐"不同,那時的知乎滿足的不是人們對于知識最基礎的渴求,而是知識表面下更深層次的探求與切磋。它不是我們平時為了生存果腹所食用的一日三餐,而是一場從知識層面令人渴求的饕餮盛宴。

        并且因為其精準的專業性和優質的問答、探討,讓每一個問題都形成了屬于自己的垂直領域,用知識和內容帶動了大家產生出對文字背后人的好奇、冠以知識獲取社交。

        那時對于用戶而言,知乎就像是一場聚合了天下英才的盛會,在各自擅長的領域拋出自己的見解,引發更深層次的解讀,哪怕意見相左,大家不過是各抒己見,以筆墨為劍,點到為止。大家以個人魅力引來眾多追隨者與志同道合的朋友,達到自我實現的需求。

        就像早期有用戶評價知乎:"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,無微博之亂耳,無SNS之勞形。"在一個信息快速膨脹、知識獲取日漸娛樂化的時代,知乎作為一個"封閉式"的求知"工具",像是一片不與世間相通"蓬萊"凈土,以平臺勾勒出大唐盛世,以筆墨帶出魏晉風骨。

        就此剛剛誕生的知乎以自己"專業用戶群體的優質問答"和"以知識獲取社交"的特色,如"大鵬一日同風起,扶搖而上九萬里。"

        二、 求變之年華: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

        不過靠著為"愛"發電,知乎很難長久的生存下去,而流量與商業化成為其絕對繞不過去的一道坎。如何求"變"、如何找尋到一種持續性盈利的模式,成為知乎開始找尋的方向。

        知乎的求"變"之路就像是一股五月的春風,一夜之間吹動了這棵"知識樹"上所有有希望讓資本看到未來的花骨朵,不管未來是盛放還是凋零,一朵朵都爭先顯露出來。

        1、破“圈”成了破“窗”

        2013年,知乎從邀請制改為全民開放。

        不到一年時間,知乎注冊用戶數量從40萬攀升到400萬,然后從2017年破億,到如今的全網用戶3.7億。

        如此之高的流量涌入對于知乎來說,并非是一件好事情,畢竟知乎之所以能成功,與它當年克制用戶增長和保持優質用戶增長的做法密不可分。

      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      編輯:星天
      吐鲁番话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