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pjgo9"></th>
      <dd id="pjgo9"><pre id="pjgo9"></pre></dd><button id="pjgo9"><acronym id="pjgo9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pjgo9"><mark id="pjgo9"></mark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pjgo9"><track id="pjgo9"></track></dd>

      同城貨運為什么跑不出一個滴滴?

      2021-01-30 21:30:48 科技唆麻 科技唆麻 分享

        同城貨運的動靜向來不多。

        11 月 24 日,服務于 B 端的智能運力平臺滿幫集團宣布完成約 17 億美元新一輪融資,此次融資由軟銀愿景、紅衫資本等多家明星投資機構領投,騰訊也參與了本輪融資。

        此次融資之后,滿幫集團宣布將正式進入同城貨運市場。按照以往的劇本,看起來是為下一個階段的燒錢補貼吹響了號角,外界似乎能夠想象貨拉拉、快狗打車們已經開始摩拳擦掌。

        但梳理融資記錄不難發現,相較于當年滴滴數月一輪,動輒十億美金的吸金能力,同城貨運的幾位主要玩家的資本儲備并不處于統一量級:快狗打車在 2018 年 7 月拿到 2.5 億 A 輪后再無動靜,貨拉拉的上一輪融資還是 2019 年 2 月公布的 3 億美元 D 輪。

        換言之,吭哧吭哧干了幾年,同城貨運行業的老牌玩家們不僅沒能角逐出像滴滴一樣的行業霸主,甚至未能建立起足夠寬闊的護城河,融資能力甚至不如從干線物流切入的后來者。

        同城貨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市場?

        潛力很大,但充滿迷霧

       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,同城貨運與網約車并不完全相同,前者是一個誕生多年的古老行業。我們需要先對當下我們談論的同城貨運進行一個界定:即時性、非計劃性的同城貨運需求。

        怎么理解這個“即時性、非計劃性”?以往的同城貨運市場中,供應方和需求方往往有著相對固定的合作關系:開超市的老板,手上都有長期合作的拉貨司機;司機手上也有固定的客戶。

        但同城貨運市場在城市與商業文明的不斷發展中,誕生了大量的新需求,比如:搬家、搬辦公室、搬運會場/活動物料、連鎖門店間臨時調貨等等。

        于是,生產關系與需求便出現了不匹配:缺乏高效匹配供需關系的平臺、缺乏統一的定價、服務標準,缺乏客觀的評價體系——更擅長減少信息不對稱的互聯網平臺由此找到了切入點。

        艾瑞咨詢《2019年中國同城貨運行業洞察研究報告》顯示,同城貨運的市場體量從 2003 年的不足 3000 億增長至 2013 年的萬億規模,并以連續六年突破萬億規模。

        盡管這萬億規模中,面向小B和散客的C端份額占比僅為2%到3%,但從京東、順豐推出大件包裹服務、閃送崛起,美團加碼跑腿等不難看出,市場需求不可謂不大。

        巨大的市場潛力,自然吸引了眾多創業者跑步入場——“搬家”正是最主要的切入點,企查查數據顯示,在 2015 年后搬家平臺進入爆發式增長,從 7845 家暴漲到 2020 年的 20059 家。

        根據智研咨詢數據顯示,2018 年中國同城貨運網絡平臺的交易量超過 400 億元,2019 年達到496 億元,同比增長 21.9%。市場規模上,也從 2013 年的 7100 億元上升到了 2019 年的 12732 億元,年復合增長率為 10.22%。

        所以,上文提到的滿幫,去年 8 月的一份數據顯示,中國干線貨車 700 萬輛中有 520 萬輛是滿幫集團會員,中國物流企業 150 萬家中有 125 萬家是滿幫會員,自然也想進來分一杯羹。

        也就是說,極有可能跑出一兩家類似滴滴一樣的百億級別的巨頭。這使得已經在同城貨運坐穩第一梯隊,同樣是服務小B 起家的貨拉拉和快狗打車,都在各自不斷拓寬版圖。

        以貨拉拉為例,其 CMO 張燕梅此前就曾在采訪中表示,貨拉拉的主要用戶是小B端(中小企業主),C端的用戶數量多但更低頻,對訂單量的貢獻比 B 端小得多,同時她表示大 B 端(即大企業客戶)是貨拉拉下一階段重點探索的方向。

        而快狗打車(當時還叫58速運)在 2018 年 7 月的 2.5 億美元 A 輪后,和菜鳥物流在新能源運力方面展開了深度合作;并在之后改名快狗打車,以“拉貨搬家運東西”的 slogan 加碼 C 端。

        至于被眾多同城貨運作為標簽貼在身上的滴滴,也在今年 5 月開始招募貨運司,攜強勢的 C 端流量正式入局,目標是推動“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”的目標加速落地。

        盡管如此,于此相對的依然是極低的行業集中度,以 CR10(TOP10的公司所占市場的份額)數據作為參考,同樣是同城物流的快遞,CR10值高達 84%,同城貨運僅為 3.5%。

        為何同城貨運跑不出來一個滴滴?

        水深火熱的供需關系,與摸索中的商業模式

        如果在短視頻平臺貨拉拉,至今還能找到從 2018 年到 2020 年,不少司機撕下車貼的視頻,下面往往還會配上不少字里行間藏著怒火的文案:“我們組團撕車貼你就扣押金吧”、“車貼一撕,去TMD”、“今天看到貨拉拉年終總結!一年流水才這么點!果斷把車貼撕掉”

        顯然,司機們對于平臺的不滿并非個例,這也一定程度上呈現出了同城貨運平臺面臨的困境:

        其一,收費標準不夠落地,市場反而走向混亂;

      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      編輯:星天
      吐鲁番话呢健康管理有限公司